遵义干部学院    遵义红色教育培训  遵义市委党校
您当前位置:首页 > > 信息动态  > > 德政新闻
遵义被称为真是打不死的程咬金-遵义红色文化培训
1935年2月长征途中,为了摆脱敌人的尾追堵截,毛泽东和中革军委选择了王家烈的“双枪兵”不堪一击的弱点,毅然从云南扎西挥戈东指,回师贵州,二渡赤水,发起了桐遵战役。中央军委把夺取娄山关的主攻任务交给红三军团,要求在二月底以前,一定要夺取娄山关,打下遵义城。军团首长又命令红十二团、十三团为先锋。此前,孔宪权在红三军团四师任侦察参谋。扎西改编后,取消师的建制,充实战斗部队,他下到十二团任作战参谋。战前,孔宪权带侦察员抓获几名守关敌军舌头,为军团夺关提供了敌情部署。

2月26日,在娄山关战斗中,孔宪权率突击队攻打娄山关南侧的黑神庙敌旅指挥所。突击队冲到距黑神庙还有百把公尺的地方时,敌人从遵义板桥来的援军赶到了。敌人见红军为数不多,尚未站住脚,立即发起猛烈的反扑。突击队利用敌人在公路上挖的战壕、砍倒的大树作为掩体进行抵抗。排长宋福朵在公路的右侧,孔宪权在左侧指挥战斗。他挥起十响的“连珠匣枪”,身边的通讯员小谭端起冲锋枪,一起向敌扫射,一连打倒了十多个敌人。但敌人仗着人多弹足,不等红军喘息,又组织第二梯队进攻。杀红了眼的红军战士,挥舞马刀,冲出战壕,同敌人展开了肉搏。眼见战士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孔宪权再也按捺不住愤怒的心情,站起身来用手枪射击敌人。突然感到身子往右倾斜,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上。孔宪权左腿胯骨中了敌人的6发机枪弹,被打穿12个枪眼。这时,敌人哇里哇啦地喊叫着冲上来了。孔宪权一个翻身滚到路边的水沟里,强忍着剧烈的疼痛,趴在水沟里,用十响的“连珠匣枪”又撂倒了几个敌人。在孔宪权八十发子弹都打来只剩下三发的危急的关头,二营营长邓克明带着大部队赶来了。他一面命令部队正面狙击敌人,一面命令担架队将孔宪权抬下阵地去包扎。



担架队将孔宪权抬到娄山关北面的南溪口战地卫生所时,由于他的右腿胯骨被打碎,伤势很重,流血过多,嘴唇干缩,冷得牙齿嗑牙齿,浑身直打颤,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当时没有什么止痛药,卫生员见他痛得厉害,倒了一小铜杯吗啡水给他喝,作为麻醉止痛。尔后,他被送到遵义城内的天主教堂。那天晚上,这座旧教堂中挤满了伤员。红三军团第十三团总支书记、当时年仅18岁的胡耀邦和他的宣传队在遵义城不远处待命,准备进城帮助维持秩序。一群低空飞行的国民党飞机吼叫着俯冲下来,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右臀部,造成重伤,与孔宪权一起住进这座旧教堂接受治疗。医生用“鸦片水”作为麻醉剂作了手术,为孔宪权取出了几小块被打碎的骨头。1984年6月14日,美国著名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采访当时与孔宪权同室疗伤的已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时,胡耀邦还清楚记得:“孔宪权害得我们一夜睡不着。他一直喊杀!杀!杀!这是红军战士向敌人发起冲锋时喊的口号。”

几十年后,当年和孔宪权一起经历娄山关这场生死鏖战的战友,包括胡耀邦、黄克诚、杨勇、苏振华等老一辈的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无论是见到孔宪权还是闻讯孔宪权还健在,都惊奇地称他“真是打不死的程咬金!”
版权所有:遵义德政文化培训中心